揭张国荣拍霸王别姬幕后事为受辱女替身打抱不平

作者:华美注册-华美登陆-华美平台浏览次数:发布时间:2019-08-24 17:09
【内容提要】练功昨日,近百名西安歌迷聚在一起翻唱张国荣经典曲目。记者翟小雪摄打闹张国荣辞世十周年,媒体想通过张国荣生前经纪人陈淑芬访问到唐鹤德(唐唐),但他只答

  练功

  昨日,近百名西安歌迷聚在一起翻唱张国荣经典曲目。  记者 翟小雪 摄

  打闹

  张国荣辞世十周年,媒体想通过张国荣生前经纪人陈淑芬访问到唐鹤德(唐唐),但他只答应以电邮回复,并给出了三张非常珍贵的合照,还亲自回了一封信,道出他的心情与近况,并借用了哥哥名曲《今生今世》里的一句歌词,说出心事。

  信中,唐鹤德感谢张国荣粉丝对自己的关怀和爱护,并表示,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很伤痛,会“飞往美国逃避现实”,而他也说,时隔十年,“伤口总算黏合起来,但仍是伤痕累累!”信的最后,他用哥哥的一句歌词说出爱的誓言:“愿意今生约定他生再拥抱。”

  佳甲

  西安荣迷自发举办

  纪念活动

  10年前的4月1日,张国荣在香港逝世,享年46岁。在张国荣逝世10年的几千个日日夜夜里,全世界的“荣迷”掀起了一波接一波的纪念高潮,香港音乐界常常举办纪念演唱会怀念张国荣。2013年是张国荣逝世十周年的日子,为了缅怀张国荣,无论是张国荣的前经纪人,还是各地的荣迷,都举办着哥哥张国荣的纪念活动。昨日,西安80余位资深荣迷通过网络自发聚集在“我们的咖啡馆”,用各种方式纪念心中偶像。

  西安荣迷最小的仅有11岁,最大的超过50岁,不过多数还是80后、90后。昨天下午,大家聚集在一起,静静地观看哥哥的89告别演唱会的视频,还做起了接龙歌词的游戏。直到下午7点,大家一起合唱了一首哥哥最知名的《共同渡过》,结束了这场小型纪念活动。为了组织这场活动,资深荣迷兔哥、程程等人也策划了很久。兔哥说自己是20多年老荣迷了,他告诉记者:他们是一个民间自发组织的团体,在网上建了一个“为你钟情”的QQ群,群里现在已经有500多人。“其实从三年前开始,每年4月1日和哥哥生日9月2日这天,群里的网友们都会自发办些小活动。”

  在十周年这样一个重要的纪念日里,虽不能亲自去香港缅怀偶像,但许多西安荣迷也有自己的纪念方式。陕西师范大学的大学生谢萌想出了一个独特的主意:“作为荣迷,我很希望全国的荣亲能在4月1日收到有西安邮戳的明信片。”这位年轻的90后准备了一些明信片,准备在今天寄往全国各地。 记者 职茵

  青年作家用音乐随笔

  致敬哥哥

  四川青年作家蒋林近日用46篇音乐随笔集结成一部《不一样的烟火——张国荣音乐传奇》,向张国荣致敬。昨天,在记者电话采访中,蒋林透露,自己通过对歌曲的品评和解读,勾勒出张国荣跌宕起伏、精彩纷呈的艺术人生,从把他带向辉煌的《风继续吹》到遗作《一切随风》,浓缩了哥哥在音乐道路上的心路历程。

  记者:你一直以小说创作为主,为什么突然写了一本关于张国荣的书?

  蒋林:其实,我很早就想写一本关于张国荣的书,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和表达方式。之前,我写过一些零散的文字,比如短篇小说《寻找张国荣》、随笔《怀念是一趟没有尽头的旅程》。2013年是张国荣离世十周年,中国人很重视整数,我想在他去世十周年时用文字表达对他的怀念。于是,我选择用46篇音乐随笔,纪念伟大的46岁生命历程。我是个写字人,觉得这是自己纪念哥哥最好的方式。

  记者:46篇这个数目,是刻意选择的吗?

  蒋林:是的。音乐是张国荣的生命。46首歌曲,46篇音乐随笔,献给46年的光辉岁月。

  记者:你觉得张国荣的歌最打动你的是什么?

  蒋林:我觉得是情感。想起一位音乐人评价张国荣:论声音条件,论演唱技巧,他未必能称得上绝佳,但他每首歌每个字都是以情带声,歌声中寄托的感情有多少,他的声音感染力也就有多少。张国荣先以歌感动人,再以声音感动人,最后以真实的情感感动人。 记者 职茵

  揭秘张国荣拍《霸王别姬》幕后事

  在张国荣的电影生命中,《霸王别姬》是他最重要、付出心血最多的一部影片,片中那位“不疯魔、不成活”的京剧名角程蝶衣,仿佛哥哥演艺生涯的真实写照。昨日,记者电话采访到张国荣三位好友,听他们讲述哥哥拍这部影片背后的难忘故事。尽管20多年过去了,但在采访中,受访者几度哽咽,沉浸在悲痛的情绪中难以自拔。

  好友为“程蝶衣”开绿灯

  天才与机遇同样关键。当年,张国荣还是香港东方电影公司的签约艺人,按照电影圈内的商业规则,他本来没有机会接拍《霸王别姬》,但哥哥当时的公司老板黄百鸣不但不设限制,反而无条件地“出借”了张国荣,特别鼓励他接下这部电影,目的就是为了成就这位天才演员。

  谈及22年前的往事,黄百鸣难掩心中感慨:有天,国荣告诉我他很想拍《霸王别姬》。我看过剧本后,觉得这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,角色特别适合张国荣来演。“我知道,一个演员一生中未必能遇上几个好剧本,我不想他失去这样难得的机会,所以肯定要鼓励他去北京。结果,事实跟想的一样,接拍《霸王别姬》这部电影,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机会。”张国荣对香港乐坛及影坛的贡献是超然的,他在音乐创作及电影表演方面都是先驱者,为香港电影带来很多突破性的演出,因为他是一个勇于创新的全能艺人。我认为直至现在,仍没有人能超越他的成就。”

  披头散发骗过粉丝眼睛

  戏痴爱戏的执著,会让所有人惊诧动容。就像“程蝶衣”住进了哥哥的灵魂当中,一生都未曾离去。1991年,张国荣如愿来到北影厂,就像他扮演的京剧名旦程蝶衣一样,哥哥此时几乎也过着一段“不疯魔,不成活”的日子,《霸王别姬》制片人之一白钰每日都在片场陪着哥哥拍戏、排练。后来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,全国各地大批粉丝整日堵在北影厂门口,有时风餐露宿好几天,就为了等着见哥哥一面。“哥哥当时住在香格里拉酒店,每天中午我的午饭和晚饭都要在距离片场600米的一家饭馆解决,面对疯狂至极的粉丝,这段必经之路究竟该怎么走?可此时,哥哥已不再是张国荣,他是程蝶衣。”白钰说,“他穿着虞姬的戏服行头,装扮得一丝不苟,每到吃饭前就把头发散下来遮住脸,然后嘴里咿咿呀呀念念有词地背着剧本,一边走一边甩着水袖、扭腰摆着小碎步,按着京剧院老师传授的形体内容,在众多粉丝的注视下大大方方走完这一段600米的路程。吃完饭再这么转回头回到片场。我们这些陪客心里紧张得发毛,可他永远那么气定神闲地一路甩着水袖。过了很久,整日在粉丝眼皮底下出出进进,可是大家都觉得这人是个疯子,没人搭理他也没人认出他。”

  为受辱女替身打抱不平


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