隻要莫高窟存在,就要把它陪好

作者:华美注册-华美登陆-华美平台浏览次数:发布时间:2020-10-11 04:18
【内容提要】獲得“文物保護杰出貢獻者”國家榮譽稱號后,81歲的樊錦詩一直很忙,從北京到香港、從廈門到巴黎……但她心裡惦念的,全是敦煌。 “隻要一息尚存,就要為敦煌努

原標題:隻要莫高窟存在,就要把它陪好

  獲得“文物保護杰出貢獻者”國家榮譽稱號后,81歲的樊錦詩一直很忙,從北京到香港、從廈門到巴黎……但她心裡惦念的,全是敦煌。

  “隻要一息尚存,就要為敦煌努力。”她說。

  從“挖寶貝”到“守寶貝”

  “老祖宗留下了世界上獨有的、多麼了不起的東西”

  樊錦詩中學時就愛逛博物館。1958年填報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時,她以為自己以后成天“挖寶貝”。不想此后大半生待在了大漠,成了莫高窟的守護人。

  在莫高窟9層樓旁的敦煌研究院院史陳列館裡,有一個不大的房間。土炕,土桌子,還有一個土“沙發”,這是樊錦詩曾經的住所。

  生活是苦的。灰土怎麼也掃不完,老鼠竄上床頭是常事﹔一直與遠在武漢大學工作的丈夫相隔兩地,孩子出生時,身邊沒有一個親人,沒有一件孩子的衣裳。

  有多次離開的機會,樊錦詩最終留在了敦煌。

  “對莫高窟,是高山仰止。越研究越覺得,老祖宗留下了世界上獨有的、多麼了不起的東西!”樊錦詩說。

  是吸引,更是責任。這座千年石窟曾歷經磨難,成為“吾國學術之傷心史也”。常書鴻、段文杰等前輩白手起家、投身沙海,為保護敦煌傾盡一生心血。

  新中國成立后,國家前所未有地重視莫高窟的保護。“文物命運是隨著國家命運的。沒有國家的發展,就不可能有文物保護的各項事業,我們也不可能去施展才能。”樊錦詩說,“隻要莫高窟存在,我們一代代人就要把它陪好。”

  從“一張白紙”到“極具意義”

  “讓保護和管理真正符合國際標准和理念”

  1987年,莫高窟被評為我國首批世界文化遺產。時任敦煌研究院副院長的樊錦詩是申遺的主要負責人。梳歷史、理保護、講開放,在填寫大量申遺材料的過程中,她看到了更為深廣的世界。

  “文物保護的國際憲章和公約原來沒聽過,保護涉及法律和管理從前不知道,怎麼處理保護與旅游開放的關系也不清楚。這給我莫大的刺激。”樊錦詩說,在全面了解世界文化遺產體系后,她更深入地認識到了莫高窟的價值。

  “世界文化遺產的6項標准莫高窟全部符合。我想,一定要保護好莫高窟,讓保護和管理真正符合國際標准和理念。”她說。

  一幅關於過去、現在與未來的巨大圖景,在樊錦詩心裡悄然鋪開。莫高窟歷經千年,壁畫彩塑已殘損破敗。如何讓這一人類遺產“永生”?做過文物檔案的她想到了用數字的方式。

  上世紀80年代,敦煌研究院開始嘗試文物數字化。就是將洞窟信息拍照,再拼接整理,最終形成能夠“永久保存”的數字洞窟。這些數字資源還可以被“永續利用”,成為出版、展覽、旅游等的資源。

  說時容易做時難。形制改變、顏色失真、像素不足等一個個問題擺在眼前。與國內外機構合作,自己逐步摸索……樊錦詩說,從提出設想到真正做成高保真的敦煌石窟數字檔案,他們花了整整20年。

  這些數字資源顯示了價值。2014年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投運,數字球幕電影讓游客領略了石窟風採,也緩解了保護的壓力。

  此外,敦煌研究院還在立法保護文物、制定《中國文物古跡保護准則》等諸多方面進行了探索、總結了經驗、推廣了成果。莫高窟的管理與旅游開放創新模式,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的認可,稱其是“極具意義的典范”。

  “莫高精神”成大漠“第二寶藏”

  “這是我們源源不斷的精神動力”

  自1944年敦煌研究院建院以來,一批批學者、文物工作者來到大漠戈壁中的敦煌。今年國慶前夕,樊錦詩為工作30年以上的敦煌人頒發獎章。她那一頭白發,寫照著歲月的流逝,見証著一代代傳承。

  建院70周年之際,樊錦詩在總結前輩創業歷程后,總結出了“堅守大漠、甘於奉獻、勇於擔當、開拓進取”的“莫高精神”。

  “老先生們明明可以擁有很好的生活工作環境,偏偏歷經千辛萬苦留在敦煌,他們就是精神符號。東西壞了還可以再造,‘莫高精神’垮了就啥也沒有了。這是我們源源不斷的精神動力。”樊錦詩說。

  如今,莫高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但與大城市比還有不小差距,卻仍有年輕人不斷踏著前輩的足跡來到敦煌,甘願奉獻。他們說,“莫高精神”已經成為文物以外的“第二寶藏”。

  “干了一輩子,總是不由自主地想敦煌。”“敦煌女兒”樊錦詩充滿感情地說。

  (新華社電 記者張玉潔)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12月03日 06 版)


(責編:焦隆、周婉婷)




回到顶部